岍槨貌籵ㄩ298砬彶劃呏埲厙釐 擦輮5鯙恘溴讕觬恘煉舒

皊梅陔恓厙2018-9-24 10:18:48
堐黍棒杅ㄩ832

珋踢芘蛁,蚗瞳婓盄芘蛁,蚗瞳盄奻芘蛁ㄛ凰藷帊湛挌

,※2017爛12堎2811奀ㄛ珨蹈雛婥億昜腔趵陔韁啤蹈植笭④彆埶誠沺繚蚳蚚盄羲堤ㄛ妡砃肅弊債畛佴惜﹝陶然總是覺得計紅芳這個名字,有點當時時興的味道,但是不是如此,我也從來沒有向她本人求證過,因為和她接觸,才是實在的感受。結識她,好像是在二零零二年,上海舉行的世界華文文學研討會之後,曹惠民邀梅子、漢聞和我轉去蘇州,在蘇州,接待的主要是曹惠民的博士生計紅芳。給我的第一個感覺,這位由農村出身的博士,從衣茖鴢搕H接物,還帶茪Q分純樸的味道,有人說是有點傻妹的範,我倒並不覺得,而她待人誠懇是為許多人所稱道的。那次,幾個人去喝咖啡,說到某人的事,她很天真地催當事人,說呀!說呀!當然逼不出一個字來。結果大家廢然而止,此事說明她的天真,但也說明她胸無城府。後來,她以博士身份,慢慢參與了世界華文學評論界會議,同時,她又考取了國家漢語辦公室的公派教師資格,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九年被派到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文學院中文系教課,恰巧,二零零八年,曼谷有個華文微型小說會議,我去參加了,和計紅芳相遇,並和其他會議與會者應邀去主辦者的農莊度假。在曼谷期間,我發覺除了教學之外,她和當地文學界的交流頗多,頗融入當地的華文文學圈子。她有關泰華文學的評論,帶有在地的感受。回來後,繼續她的華文文學研究工作,學術著作持續,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五年,她又被派去波蘭密茲凱維奇大學文學院中文系,進行文化交流,在歐洲轉了一圈,這些歷練使得她提高了見識。有人讚嘆,於今的計教授,已經洗盡土氣,變得洋氣了。記得二零零六年七月在長春開會,我不幸因前一天在深圳吃了街邊檔的新疆烤羊肉串,腸胃不適,噁心,本來當晚有二人轉表演,難得的機會,她卻放棄了,硬是陪我去醫院掛急診,我已不能自理,由她一手操辦手續,交款。輸了幾瓶藥水,終於吐得一塌糊塗才紓緩過來,只是累得她夠嗆,我卻沒有向她親口道謝,但心裡的感激無限。她尊師重道,從博士而教授,但對恩師曹惠民敬重有加。幾次到蘇州,曹惠民總會帶我們去常熟走一走,除了常熟毗鄰蘇州外,還因為那裡有計紅芳。她不止一次接待過我們,自然更接待過其他更多的來客。記得有一次,她到蘇州,帶我們去常熟,路過沙家恣A不免下去逛一逛這地方,那裡豎荌s旗飄揚,讓人誤以為《沙家恣n裡的阿慶嫂就在面前。我記得,去年(2017年)四月,一群人又去常熟,照例,計紅芳出面接待,陪我們看《孽海花》作者曾樸故居、帝師翁同龢故居等,其實以前我也去過。午宴設在常熟百年老店「王四酒家」,據說宋慶齡姐妹也曾慕名來過,後院裡還有一棵高高的、約五百年樹齡的銀杏樹。此次不巧,紅芳不適,但她仍勉力盡主人之誼,陪我們到處逛,她的盡心,令客人們感動。大家都勸她快回去休息,但她執意陪到最後,把我們送上車,才離去。我的思緒飄飄揚揚,又記起那年在常熟,她還帶荓銧f民和我,到尚湖望虞台喝茶。還有那一年,我在上海,她趕到復旦大學看我。當時好像是五一長假,火車站人山人海,擠火車之苦,由此可想而知。曄笢儕梲腔栳撮襠艘梢賸厙奻撓綱垀衄壽衾涴弇栳埜腔溼抶睿粒溼ㄛ麻茖痀掩坻婓軓氈耳揧8爛腔澄厥眕摯珨陳傖靡綴甡導祥掠祥蕩腔儕朸奧湖雄ㄛ※涴笱覜橇棻妏扂砑猁皿煦蟨性笛提疢遻糾汀樞騊譬鯬均猁衄遵嫘腔倠輒﹝

坴蚚煖須睿硒覂ㄛ測晟陔奀測腔赻Ч祥洘﹝桴婓弇衾咘譴庈假懈⑹悵坒淜腔酗僱呣韌籥ㄛ抶れ捨核挫圾畎﹍侅騚桶﹜咘譴庈摒刓⑹蚗倓淜隴噩游絨盓窒抎暮栦皎楂倷辣о蚖曼羋窗眳垀眕蝝冼畹,珩岆秪峈勤衾祥恅隴欱朗麭伂鰓帎,釬峈昜珛腔卼隴牳祥眭耋赻撩腔侃藒豜萰蔥赻矬纂猁嫘滓旮踸肪圖藗齞戽攪盆憾彷偵貕砠炭髂死遹懱笳衾逌弊﹜笳衾佸騊襤捆儕朸ㄛ乾詣噹珛﹜忔模峈鼠腔畸瓬儕朸ㄛ茩麵奧奻﹜童絞釬峈腔煖須儕朸ㄛ蚚埤欴腔薯講慾療砬勀佸騇傰靇謬鰴怴Ⅴ邦羽薹探﹝

珋踢芘蛁,蚗瞳婓盄芘蛁,蚗瞳盄奻芘蛁ㄛ凰藷帊湛挌,廣深港高鐵昨日開始預售車票,當日即售出6,000多張車票。車票開售即被市民熱捧,反映高鐵方便香港與內地往來,具有極強吸引力。首日所見,票務運作雖然整體秩序良好,但仍然存在不熟練、過分依賴窗口售票、首發列車媒體採訪安排欠妥等問題。希望隨荌空K開通,港鐵能改善售票安排,加大對互聯網、電話、自動售票機等電子售票渠道的宣傳力度,方便市民,更好的發揮高鐵效益。香港進入高鐵時代,通車首天部分由西九龍出發的內地長途車票,於開售半小時內已售罄;至中午11點半已售出1200多張車票,反映高鐵受到本港市民普遍歡迎。不過昨日排隊購票的隊伍中,有不少是採訪首發列車的傳媒朋友。港鐵這次不統一安排記者跟車採訪,要傳媒自己購票的安排有欠妥當,既延長普通市民排隊購票的時間,也不便於傳媒宣傳高鐵開通的盛況,是本次安排有待改善的地方之一。高鐵對香港是新生事物,負責營運的港鐵和大部分香港市民均需時適應,這可以理解。但作為國際大都會,外界對香港高鐵營運有很高的期待和要求,必須盡快完善現有的不足。例如,首日售票平均完成一個售票程序需時10分鐘未免太長,過程中多次出現「當機」和支付失敗的情況;內地與本港售票各自獨立、並不聯網,造成在內地12306購票無法在本港取票的現象;香港與內地售票採「四六配額」,日後難免出現一方無票,另一方卻有餘票的情況。凡此種種,都需要港鐵與內地鐵路部門不斷對服務作出完善。高鐵是一項跨境運輸工具,昨日高鐵香港段車票在香港與內地同日首發,也凸顯兩地售票在技術手段和乘客習慣上存在明顯區別。雖然港鐵沒有公佈具體數字,但從逾800位市民排隊一個上午售出1200多張車票觀之,香港這邊絕大部分車票在車站窗口賣出;相反深圳北站在開售半小時就售罄首發到西九龍站的車票,200張只有不到10張是窗口售出,其餘均為互聯網購票。兩相比較,本港高鐵在售票手段上較為落後,雖然港鐵提供互聯網、電話、自動售票機和人工窗口共四種購票方法,但絕大部分市民仍然依賴人工服務。2018年內地春運火車票,互聯網售票比例已高達7成,這還是整個內地包括很多鄉鎮農村的數字,如果單計算城市,比例定必更高。這固然與內地鐵路網絡售票早已成熟,民眾亦熟悉互聯網售票有關。但除此之外,還有兩點值得本港檢討。第一是內地鼓勵互聯網購票,以昨日開售香港段高鐵票為例,香港人工窗口8點開售、互聯網卻要推遲到12點,而內地則線上線下同步8點開售。而且內地高鐵票互聯網、電話訂票有30天預售期,人工窗口卻只有28天,在售票安排上就鼓勵大家採用自動化手段。第二是互聯網購票與線上支付手段密切相關,內地線上支付蓬勃發展,人人有電子錢包,香港只有小部分人有,自然在推動互聯網售票上阻力重重。高鐵促進粵港澳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成形,首日售票是一個良好開端。從現在到高鐵開通初期,港鐵須加大宣傳,尤其要教育市民用自動化手段購票,提升售票效率,令兩地高鐵系統加快融合,為香港市民提供最大便捷。祥掩※霜講佷峎§袀絳壑貊007桲壑2018-09-1421:51﹛懂埭ㄩ---菴653ぶ---2018/09/14Topicㄩ衄虴詢窐恅/桲壑ㄗ※壑貊007§眒羲籵隱晟髡夔ㄛ辣茩湮模婓恅藺隱晟誑雄ㄘ↑踏欶時龘鰾不碳堌動а佸м珩輓諒奎閛欐╯疢笪硱а佸Ь晇珛諉俴役欐╯閡堌動з蟲纖壨肫唌啄岏親樁活敔鰽慫疢笪硱в掖ㄠ說偭鷙親樁活敏桮慼埻懂ㄛ謗跺絞岈匊銘й藬盲甡懱麜糧備蟪提疢躽臘租壒盆劓屪汎擬瞨玷斯誰ь疏岆蔡ぱ籵趕ㄛ鷓坻※鼠岈鼠域§ㄛ毀奧參岈①齡湮﹝僕砅等陬腔庈部諾潔甜祥諓豲囃旭搳▊fo垀扢砑腔籣湮ㄛ涴珨⑸岊謁鷓珩峈操芛垀艘ь﹝

作者:尚-雅克.桑貝譯者:尉遲秀出版:新經典圖文傳播繼《童年》後,法國插畫大師桑貝第二本長訪談+畫作集,感心問世。本書收錄的畫作多數未曾發表,這些畫作為我們的感情深不可測的奧秘提供了清晰的影像,讓人禁不住露出微笑。幽默畫家以懷疑論者的洞察力為我們的大腦聽診,他們沉浸在憂鬱的診斷裡,卻以才智和輕盈遮掩清醒的悲觀,邀請所有人為自己天生的弱點發出微笑,進而赦免自己的軟弱。尚-雅克.桑貝沒有逃離這條法則,他以一貫的親切、調皮、慧黠的筆法提出質疑,追問的對象是導引人際關係的各種規則。奀潔珨酗ㄛ湮模跤賸坻跺硌繚湮卼腔藝酐﹝撼域徹2010爛岍痔頗腔ひ陲岍痔華⑹ㄛ釴茧笢貌眙扲僧﹜繩肅佴掉喊恅趙笢陑脹珨湮蠶部奩訧埭ㄛ藩爛柲竘諦霜閉ロ勀侅峞珋踢芘蛁,蚗瞳婓盄芘蛁,蚗瞳盄奻芘蛁ㄛ凰藷帊湛挌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

珋踢芘蛁,蚗瞳婓盄芘蛁,蚗瞳盄奻芘蛁ㄛ凰藷帊湛挌